經理人廣告

再次迎來發起股東謀退 國聯人壽股權頻變

2019年06月14日 11:23

原標題:發起股東謀退、總經理職位空窗2年,股權頻變國聯人壽根基或欠穩

成立不到5年的國聯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聯人壽”),再次迎來發起股東退出。事實上,尚年輕的國聯人壽,股權更迭稍顯頻繁,先后經歷發起股東轉讓股權;發起股東破產清算,股權被拍賣;擬新入股東資質不符監管要求被“拒之門外”等。

業內人士直言,過于頻繁的股權變更,并不利于險企經營管理結構穩定,此外,國聯人壽總經理一職“空窗”已超兩年,還需加緊推進重要職位補缺。

從接盤方來看,國聯人壽大股東無錫市國聯發展(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聯集團”)受讓擬退出股東所持的10%股權,持股比例提高至30%。事實上,國聯集團對國聯人壽寄予厚望,更欲打造新的增長點,但從現狀來看,近三年虧損持續擴大的國聯人壽或暫難擔重任。業內人士分析稱,國聯人壽當務之急應梳清資源優勢,拓展公司業務,善用“靠山”資源,定位“小而美”來扭轉頹勢。

設立5年國聯人壽股權頻生變,無錫廣電擬出清10%股權

無錫廣播電視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無錫廣電”)掛牌轉讓的10%國聯人壽股權,成功找到了買家。

近日,國聯人壽公告稱,通過公開掛牌、電子競價后,大股東國聯集團受讓無錫廣電擬轉讓的2億股股權(占比10%),股權轉讓事項獲批后,國聯集團對國聯人壽的持股比例將從目前的20%上升至30%,仍屬戰略類股東。

回溯來看,2019年4月11日至5月23日,無錫廣電將國聯人壽10%股權置于江蘇省產權交易所掛牌出售,轉讓底價23731萬元,轉讓期滿,并未顯示成交信息。國聯人壽透露,彼時,已有國有企業作為意向受讓方并簽署相關文件,近日則是意向方揭開“面紗”。

“轉讓所持股權,是股東方根據自身戰略發展需要慎重作出的決策,事前與國聯人壽及全體股東進行了深入溝通,也獲得了各方股東的支持”,國聯人壽在接受藍鯨保險采訪時表示,股權轉讓事項不會對公司經營及償付能力產生負面影響。

這并非國聯人壽首次股權轉讓,事實上,成立于2014年末的國聯人壽,股權更迭稍顯頻繁,先后經歷發起股東轉讓股權;發起股東破產清算,股權被司法拍賣;擬新入股東資質不符監管要求被“拒之門外”等事項。

細化來看,江蘇天地龍線材、江蘇天地龍集團因破產清算,不得已進行資產處置,2017年12月,合計所持的10%股權被深圳市鴻志軟件競拍取得;2017年9月,無錫報業發展有限公司將持有的12%股權掛牌轉讓,時隔近一年,臨門一腳時,卻被監管點出擬新入股東寧波市金潤資產經營有限公司入股資金存疑,將其拒之門外,轉讓事項“流產”。此后即是又一家發起股東無錫廣電擬出清股權。

“股東進行股權轉讓可以分兩種情況來看,部分是基于企業運營情況做出的市場決策,也有部分是股東為回歸主業,降低負債率”,一位業內人士向藍鯨保險分析。

舉例來看,近期中國信達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信達,01359.HK)擬出清幸福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幸福人壽”)全部51%股權,即是圍繞“突出主業”做出的戰略選擇。該位業內人士同時提醒稱,若險企頻繁進行變更股權,并不利于險企經營管理結構穩定性。

“從頻次來看,國聯人壽的股權變更稍顯頻繁。險企經營業績情況如何,保險業務與股東主業是否契合,都會影響是否要進行股權交易”,經濟學家宋清輝補充稱。

“開業以來,國聯人壽全體股東尊重壽險發展規律,遵守監管規則,公司治理結構穩定,股權結構合理,未出現大幅變動”,國聯人壽則回應表示。

大股東增持賦厚望,國聯人壽2018虧損放大暫難擔增長點

值得關注的是,除股東方存有的客觀因素外,國聯人壽自身未顯樂觀的業績經營情況,或也是導致股東萌生退意的原因。

展業初年,國聯人壽原保險收入0.22億元,凈利潤0.16億元。隨著業務規模擴大,2016年國聯人壽原保費激增至15.69億的同時,轉盈為虧,凈虧損1.04億元,近兩年,虧損額持續放大,2018年凈虧損4.41億元。

由于保險行業尤其是壽險行業盈利周期較長,設立初期虧損尚有可理解空間,但對于國聯人壽而言,如何盡快找到契合自身發展的經營模式,至關重要。

作為國資主導的地方性險企,國聯人壽國有股占比達到82.5%,大股東國聯集團為無錫市國有資產投資主體單位,金融領域擁有證券、信托、銀行、期貨等多類型機構,管理金融資產規模超5100億元。但相對于已在港交所上市的國聯證券,處于行業中游的國聯信托等國聯系其它金融“棋子”,國聯人壽仍有不少差距。

大股東則對國聯人壽寄予厚望。“此次增持國聯人壽股權,體現出股東方對保險業長遠發展的信心”,國聯人壽回應藍鯨保險稱,股權調整將有利于公司股權結構進一步穩定,以及經營管理能力的提升。

2019年年度工作會上,國聯集團副總裁姚志勇也表示,希望國聯人壽在國聯集團金融板塊中發揮應有的作用,成為新增長點。

“一般來說,地方政府對本土保險公司支持力度都比較大。一方面可以補齊地方的金融短板,搭建金融平臺,另一方面也能夠在稅收、就業、投資方面給地方帶來幫助”,一位保險業內人士對藍鯨保險指出。當前,不少地方性險企發展卻不如人意,存在經營模式不清晰、受制于體制文化、區域性保險人才支撐不足等問題。

此外,國聯人壽總經理一職,也“空窗”兩年之久。從籌備到日前,國聯人壽經歷三任董事長、兩任總經理,自2017年4月,原總經理劉清欣辭去職務后,一直未得補缺。

“不少地方性險企都難以聘任高管”,一位保險公司內部人士對藍鯨保險表示,展業地點、資源費用等因素,都是限制條件,而不少國資股東內部的管理人士,缺少保險行業經驗,在戰略規劃、經營布局方面略有不足。事實上,中小保險公司在人力資源的獲取和留存上天然處于弱勢,更需強化人才戰略。

“公司遵循市場化的規律,一直在積極推進總經理一職的招聘工作”,國聯人壽則回應表示。

“還是要盡快推進”,宋清輝提醒稱,同時建議,由于國資系企業的資金相對寬裕,大股東加碼后,國聯人壽可以多嘗試利用股東資源拓展公司業務,以扭轉頹勢,“地方性中小險企,要善于利用‘靠山’資源來實現效益最大化”。

“‘小而美’并非不可實現”,一位保險業內人士對藍鯨保險表示,對地方性中小險企而言,“小而全”容易顧此失彼推高成本,更需要細化梳理股東資源以及地方特色,通過研究渠道產出比等方式,磨合探索經營模式。(藍鯨保險 李丹萍 [email protected])

  本文來源: 藍鯨財經 責任編輯:sinomanager-li
原創文章版權歸經理人網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本平臺對轉載、分享的內容、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僅供讀者參考,本平臺將不承擔任何責任。如文章涉及版權問題,請您與我們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謝謝!
? 剑网3生活技能